当前位置: 管家婆神算子四不像 > 新闻资讯 > 正文

噩梦难醒,重构的心

时间:2019-08-29 14:51来源:新闻资讯
禁闭的岛,重构的心     ——《紧闭岛》的心理学解读          老实说,给《禁闭岛》这部电影的读后感取一个怎样的标题,让我犹豫了好一会。最后,我决定用“重构”来作关

禁闭的岛,重构的心
    ——《紧闭岛》的心理学解读
    
    老实说,给《禁闭岛》这部电影的读后感取一个怎样的标题,让我犹豫了好一会。最后,我决定用“重构”来作关键词。
    联邦探员泰德携搭档肩负前往禁闭岛探查内幕的重要使命,可种种诡异的事件和遭遇却让泰德陷入死胡同。泰德的幻觉和噩梦伴随着剧情的发展,越来越令观众不解和疑惑。最终我们发觉前面的剧情不过是精神病人安德鲁的心理重构,泰德只是安德鲁在逃避自我的内心冲突(妻子溺死孩子,自己崩溃中杀死妻子)时重新构建的另一个自我,当然,他们各自拥有重组后一样和不一样的记忆和体验。结局如何?请仔细铭记剧中安德鲁最后对希恩医生说的那句话——与其做个活着的怪物,不如做个死去的好人。
    这是该片的点睛之笔,藉此我们可以理解安德鲁的一切重构的努力。它甚至帮助我们在正常和异常心理间搭建了一座认识的桥梁——心理的正常和异常,不过是一枚硬币的两面。大多数时候,硬币们被命运之手操纵着,在人生吧台不停地旋转着。大部分硬币停下来朝上的那一面,通常被称为正常。而另一面朝上的硬币们, 被视为异常。
    但是,命运之手残忍而天真,每过一会,他便不停地让硬币们旋转。而每一种人生,便是由正反两面交替朝上组成。当硬币们拥有意识之后,便开始重构一个自我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中,规则和秩序再也不是截然静止。
    莎士比亚在《皆大欢喜》中通过杰奎斯的口吻描写了说:世界是个舞台,男男女女都只不过是演员。他们都有上场的时候,也有退场的时候,每一个人都会饰演很多各种角色……
     许多禁闭岛的影评都转载了这句话——“即使一个人在生命中的一个时期只有一个角色,那他是否仅仅在上演一个故事呢?”其实不妨把这句话变化一下来理解,在同一个确定的故事中,一个人是否仅仅只能扮演一个角色呢? 确实,人类——有意识的硬币们——无法改变命运,却可以扮演多种角色,重构心灵世界。在重构中,他们获得在适应不良中所无法获得的强大、幸福与认同。这是人类心灵自我防御的坚韧之处。但是,这种重构有时候反而会让正常者的恐惧和担忧,这既是“现实剧情”带来的冲突,也是心理防御之间的斗争。
    我曾在实习期间,目睹过精神病院的一些患者。他们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有着我们难以理解的幸福和忧伤。我们之间那重重的禁闭,显得无比的残酷和决绝。
    对癫狂者的压制和歧视,本来就是人类异化的体现。福柯在《癫狂与文明——理性时代的精神病史》一书中,通过对西方癫狂史的研究,呈现了近代西方社会是如何通过残酷的禁锢、压制和排斥癫狂与非理想,来确立自己的理性观念和秩序系统的。而现今的中国社会,仍在机械复制这一过程,同样将界定癫狂也变成了一种维护既定利益集团的权力。
    我尝试从专业的角度去界定这里的“癫狂”——它应该更多侧重各种后发性的精神分裂症,当然一部分神经症患者的原因也可归于适应不良,严重的在广义上也可归入。至于各种人格障碍,严格地说,是属于变态心理学范围中一种介乎精神疾病及正常人格之间的行为特征。但是,我觉得适应不良是后者的结果而非原因,这是与前两者的不同之处
    癫狂本来就是人类心灵适应社会的一种方式,应该有它自身的价值。我们内心不也经常变换着泰德和安德鲁的角色么?如何用更人性的方式去面对安德鲁们,是对另一些“我们”的尊重和宽容。否则,说不定哪一天,我们都只有模仿《禁闭岛》中安德鲁的最后选择,唯有这样,才能保持心灵的那一丝残存的尊严和对命运的重新接纳。          

        不知道如果马丁•西科塞斯听说了不少观众看罢了他的新作《禁闭岛》后,还在为主人公泰迪究竟是疯子,还是条子晕头或是争论时,是不是会暗自淫笑,一部电影,让观众顺畅的看罢还留有自发形成的讨论热度绵延,对于一个导演,这已经是非常值得欣慰的状况了。我很喜欢马丁的这部新作,本质看,分裂人格的故事并不新鲜,整个故事颇有《穆赫兰道》的味道,但是由于影片结合历史的事实,惊悚的氛围,紧张的节奏,以通俗的手法讲述了一个智慧型的心理惊悚故事,没有沦为小众电影,又不失马丁“电影社会学家”的深刻。

        本片的氛围还是充满了马丁一贯的风格,影片一开始,阴郁的风雨气候,莱昂纳多紧锁的眉头,小岛压抑诡异的氛围,显得鲜明又粗鄙的一些人物性格,都很快让我想起了马丁镜头下曾经的那些穷街陋巷。而这种风格下,营造诡异的故事可谓有了最自然的背景,于是,马丁让法警泰迪以现实与两条如梦如幻的线索交织,让故事充满了浓郁的神秘气息。一条线索是泰迪不断梦中忆起的二战场面,他在解放达豪集中营的过程中不但目睹了人间地狱般的场景,更深刻体会了人性之阴暗所能达到的极致。这条线索虽然也以梦幻形式呈现,但是由于与二战史实相连,所以容易给观众真实的印象,很自然的带着这一回忆与现状相交织的期待,这一层线索的悬念也自然的营造;另一条线索则是他与死去的妻子在梦中不断对话,泰迪的痛苦与不安让观众对其自然的产生了情感的同情,而这些场景则是彻底的梦境幻觉,对于观众来说,这里的体会只是一个丈夫对妻子深深的爱恋,即使泰迪提到了来岛上找寻导致妻子惨死的凶手,也让人无法对这些梦境本身产生太多剧情延伸上的想法,更无法将其与岛上失踪的溺死自己孩子母亲相联系,也为后来的反转做了铺垫。

        之后,这部电影两条线索的推进和交融表现了它特别的魅力,一方面,基于二战集中营史实的线索让片中泰德试图揭示的阴谋显得越来越真。二战的集中营将百万犹太人囚禁起来,而纳粹用一系列的意识形态教育让公众认识到,这些人是罪恶的,有病的,应该被区隔对待的,最终,他们被囚禁于社会的孤寂之岛,无人关心,他们也自然的任纳粹的刽子手宰割,包括一些罪恶的“科学实验”。而泰德的叙事角度也进一步让我们认识到,这个禁闭岛本身与纳粹集中营是多么的相似,甚至精神内核多么的相通,同样的,从泰德一上岛就被狱警以骇人的语调描述着其中囚禁的精神病人的可怕,而他们犯下的罪行又是那么的恐怖,所以,这批人在公众看来也自然的是应该被与社会分隔的,是需要被治疗的,甚至为了所谓的社会整体利益,为了病人们“好”,各类手段都是可以被应用的,各种实验也可以在无人关注的社会伦理死角得以进行。而泰德的对禁闭岛的逐步探究,特别与神秘失踪的“女囚”相遇后,更加深了观众阴谋论的认识,而泰德二战亲眼目睹的惨剧让我们觉得,他对人性的黑暗有了深刻的认识,对人性的丑陋也深恶痛绝,所以他来揭示这样的真相显的恰如其分,这条线索就这样被不断加强,让观众也逐步走入西科塞斯的“陷阱”之中。但是,即使后来真相被揭开后,你回头看看,也会发现这条线索从认知论上的感受并没有因为这是幻象而有所折损。泰德本身也是个病人,但是他本身作为病人以外来者角色的视角审视的禁闭岛的表象与内在,也更加强了我们对这群边缘人的再认识。

        从泰德在悬崖下发现拍档,又发现其尸体不翼而飞开始,我就开始感觉这片“有鬼”,影片最终还是导向了一个精神分裂式的走向。终于,各条线索开始重新组织,泰德的家庭悲剧让人感到痛心无比,可以说,二战达豪集中营的惨剧给了泰德宏观上对人性善良认知的巨大破坏,而妻子和孩子的悲剧又给了他微观上对人性善良认知的巨大伤害。社会病了,他疯了,他不愿面对自己已经一无所有。可以说,不用手术切除他脑中的什么部位,亲身经历已然已经让他的大脑遭到重创。希望自己还是那个可以惩恶扬善的警官,“希望”妻子死于一场他人造成的纵火案,而非自己的手枪;“希望”孩子死于另一个母亲的癫狂,甚至“希望”这些遇害的孩子不是自己的,希望这一切只是一个待他揭开的阴谋。很多时候,当人们无法面对自己所能见到的现实时,就只有以“阴谋论”来为自己纾解无能为力的绝望,在对世界绝望的时候,我们才需要超级英雄,泰德让自己成为超级英雄,试图从精神上摧毁禁闭岛,实际上是试图拯救自己已经被禁闭的内心。最终,当他发现真相之际,也是他最痛苦之时,他面对的还是无力拯救的覆水难收。

        最后的结局耐人寻味,我个人的解读是,实际上,他已经清醒了,认识到了自己的过去和所处的现实世界,但是他的选择是继续扮演泰德的角色,因为这让他更能纾解心中的伤痛,此时的选择已经不是精神失常的被动,而是一种主动的抉择。他,留在禁闭之岛,不单在肉体上,也是心灵上,但是,此时的主动选择还能让他如同之前那样“入戏”吗?这样换来深深痛苦的治疗又给了他什么?

        对于这个故事更深的解读和体会,或许还需要阅读原著,想必不久,敏锐的中国书商就会将原著引入国内。但是,在这之前,马丁•西科塞斯的改编已经非常出色,这部电影没有如《穆赫兰道》那般进行非常深入的梦的解析,而是以一个紧张悬疑的看起来很正常的故事吸引观众,同时以西科塞斯式的冷峻风格影响观众,这本身就是一出精彩的惊悚电影。而梦醒梦灭的心灵冲击和悲情反转,又让整部影片耐人寻味的上了一个台阶。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继续着自己演技的锤炼和成长,本片的表演对主角心理的刻画非常到位,但是也一如这几年的几次表演一样显得有些用力过猛,但是他的上升轨迹是扎实的,跟着西科塞斯老爷子混绝对是靠谱的。

编辑:新闻资讯 本文来源:噩梦难醒,重构的心

关键词: 正版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