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管家婆神算子四不像 > 新闻资讯 > 正文

我们仍然需要一位孤胆英雄,合法的不一定合乎

时间:2019-08-17 17:28来源:新闻资讯
倒是一改我对国产片都是烂片的认知,的确,这部影片是能反映问题的。 药贩子的故事并不是什么新鲜题材,《达拉斯卖家俱乐部》给我们留下的震撼还记忆犹新,但这并不妨碍《我不

倒是一改我对国产片都是烂片的认知,的确,这部影片是能反映问题的。

药贩子的故事并不是什么新鲜题材,《达拉斯卖家俱乐部》给我们留下的震撼还记忆犹新,但这并不妨碍《我不是药神》成为一部好片子。它描绘了救命药“格列宁”从不合法到正式纳入医保范围的年代里,病人们艰难地与命运抗争的故事。并引发人们思考,药神“勇哥”的究竟是个英雄还是罪人?

首先它有个前提背景是慢粒白血病的病情需要终身服用药物才能得到控制,这种药我国允许进口的是产自瑞士的格列宁,但是售价高达三四万一瓶。而产自印度的仿制药,批发价为五百,零售价为两千,药效则几乎一致。

勇哥作为主角有点潦倒,有点无赖,有点渣,但身体还是健康的。但是,谁家还没有个病人呢?勇哥的父亲一直患病在床,突然恶化后急需一大笔钱做手术。无奈之下,勇哥决定铤而走险。

这便引出了,我们影片的主人。白血病人,他们希望能得到救治,但高昂的进口药价将他们以及他们的家庭都拖垮了;瑞士格列宁代理商,他们不关心药价是否可以被广大的患者所接受,他们关心的盈利;走私印度仿制药的勇哥,如果说一开始他是想赚钱的,那么后来即使亏本也要冒风险去走私,是出于情义。

一个口罩男曾给勇哥提供了一条赚钱的路子,帮他去印度代购一种名叫“格列宁”的药物。据说这种药比瑞士医药公司研制的正版药便宜十几倍,但药效却一模一样,堪称慢粒白血病人的救命药。只要把药运回来,那是不愁没人要的。

最开始勇哥的出现,是落魄的商人,家里经济困难,妻子与他离婚,而他想给儿子最好的却苦于没有足够的物质基础。他清楚代购这类药物是违法的,要承担法律风险,但为了给父亲治病,他倒也没什么办法。而另一边,则是等着这些药救命的白血病人,他们抗议高价的进口药,他们需要仿制药救命。两者最初的结合,大部分还是一种各取所需。

勇哥带着口罩男预付的钱跑了一趟印度,按照多年来走私药油的老方法,带回了整整一皮箱的“格列宁”。

但另一边又出现了假药贩子张院士,他嫉妒于勇哥所赚的利益,威胁勇哥将卖药的资源转让给他而勇哥或许也觉得自己并不是菩萨,这么多病人他无力挽救,只求自己身边的几个朋友能得到廉价的药物医治。勇哥拿着卖药的资金办起了自己的工厂,生意做得颇有起色,然而,消息传来,小吕因为吃了张院士所卖的假药而死了。这让勇哥很受打击,他有逐利的一面,不然他不会一开始就在卖印度神油,他也有仁义的一面,看到那么多白血病人得不到救治,他感到了不安。

让人意外的是,除了口罩男开心到爆,其他病人对这个药反应很冷漠。

张院士为了追求经济利益,不光抬高药品价格,更是掺入假药进行售卖,目前正被通缉。勇哥,又铤而走险,开始了代购仿制药,这次,他即使是亏本也要保证尽可能多的白血病人吃得上药,他不再是一个商人。或许是因为小吕的死,让他感觉到这个世界上的不合理,让他想要能多出一份力便出一份力。卖假药的张院士倒是说过一句很现实的话,“世上只有一种病,叫做穷病,而这种病你根本治不过来“。的确,勇哥这样的亏本销售能撑到几时呢?且不谈经济问题,单说我国的药品监管体制便不允许这种行为。

在医院里,在医院外,病人和家属们十分熟练地拒绝勇哥和口罩男热情的推销。不难想象,他们一定不是第一次见到药贩子,也听过无数次夸张的谎言,甚至很可能受骗上当了许多次。

最终,勇哥因销售假药罪而被判有期徒刑5年,在他前往监狱的途中,无数的白血病患者向他致敬。

勇哥在口罩男的帮助下,还是打入了这个早已千疮百孔的群体的中心,慢粒白血病友们根据各自的就诊医院自发建了很多qq交流群。口罩男主动分享自己的服药经历和病情控制效果,打动了那些群主。当他们一起出现在镜头面前,让人情不自禁想要后退一步。他们全部病怏怏的,且带着厚厚的口罩。

从法律的角度来说,这样的判决没有问题,无论药品的疗效如何,擅自进口销售没有经过审批的药物便是销售假药的行为。而从社会的层面来看,勇哥的做法是为白血病人做了贡献的,即使这样的牺牲不能长久。

此刻的气氛近乎一个喜剧了,然而关于药价的一番讨价还价,还是让人心痛起来。勇哥不过想要多赚点钱,而这些群主们则是在争命。药价多便宜一点,自己就有可能多活几天。电影里始终贯穿着人物之间的这种冲突,让观影体验优秀了许多,并没有纪录片式的沉闷。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蜗牛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首先是勇哥和他的前小舅子。

勇哥曾经因为殴打前妻和她的律师被抓进了警察局。警长——他的前小舅子差点暴揍这个前姐夫一顿,幸好被同事们死死拦下。镜头一转,勇哥紧贴着墙根,很尴尬地帮着大家一起捡小舅子扔过来打自己的杂物。如果说这时他们的矛盾还停留在民事纠纷,那么随着勇哥开始走私药物,他们就走上了法律意义上的对抗之路。前小舅子因为业务出色,被局长安排调查假药“格列宁”一案。但是这位警长始终不知道,他负责追查的假药贩子竟然是他那窝囊的前姐夫。随着案情的日渐清晰,他开始困惑起来,咄咄逼人的瑞士医药公司代表和无数靠“格列宁”活命的病人谁更值得同情,一目了然。“格列宁”是不合法的药物,应该追查取缔,但是那些买不起正版高价药的病人谁来管呢?如果一个人客观上帮助了很多病人,拯救了上千人的性命,那么即使违反了法律,也算是功德一件吧?到底是应该坚守法大于情理的原则,还是顺应良心,法不责众呢?

还有一个对剧情发展起到持续推动作用的人物——口罩男。

一年前,口罩男自己找到勇哥,用金钱利诱勇哥帮自己代购“格列宁”。成功后,他协助勇哥组建了买药小组,成为核心人物。他还带勇哥回家看自己几个月大的儿子,充满希望地说:如果吃药维持得好,自己也许能做爷爷呀。

一年后,格列宁被依法取缔。口罩男病情恶化,已经接近死亡边缘。原本总是乐呵呵的,劝人吃一个橘子的口罩男,整日靠清创续命。医生和护士一来,他就熟练地咬上一条旧毛巾。

在走廊里,勇哥听着口罩男清创时发出的惨叫,第一次感受到了亲人被病痛折磨下,家属们的心痛与无奈。也意识到自己过去赚的钱上面,沾染了多少人的血和泪。他仓皇离去。

这一次,勇哥怀着救赎的心态去印度,重新建立起渠道,而且按照进货价来卖,自己不拿一分钱的利润。此刻,勇哥真正地和那个唯利是图的商人形象决裂,他的身上开始拥有了一种光彩夺目的人性之光。

逻辑上,《我不是药神》还有一个矛盾冲突点,就是印度药厂与瑞士医药公司之间的对抗。瑞士医药公司研发了治疗慢粒白血病的特效药,因为研发药物本身成本很高,售价自然高昂。印度药厂仿制了这种药,低价出售,是践踏了瑞士公司的专利权。如果法律不保护瑞士公司的专利权,最后会导致无人愿意去研制新药的恶劣局面。只是,当众多贫苦的人无力支付高昂的药费,他们的生存权如何保障呢?瑞士医药公司并无意绞杀生病的穷人,但却在这些人的生存道路上设置了难以逾越的障碍。对高价药强制允许仿制,解决了这一难题,在人道主义上,是行得通的。

“这世上只有一种病——穷病。一个人能救得了多少人?”的确,我们不应该去依靠一个孤胆英雄,他能救得了多少人呢?影片的结尾,“格列宁”在中国被纳入了医保,国内慢粒白血病的治愈率从2002年的不足30%到2018年的85%,这依靠的是整个国家的力量。只是,要想唤醒这股巨大的力量,在药物合法化的血腥斗争中取得胜利,我们仍然需要一个孤胆英雄!

影片的结尾,勇哥接受了法律审判,但他赢得无数人的心!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大二炜~❤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编辑:新闻资讯 本文来源:我们仍然需要一位孤胆英雄,合法的不一定合乎

关键词: 正版免